透黎

喜新厌旧

完蛋了,我的处女作,好凉啊眼睛都要瞎了

【酒鱼】北斗 7


诶嘿——深夜更新小波

      李白再次醒来已经是1天之后了。

      哨兵的强大的回复能力已经帮他恢复了手臂运动的主要肌肉。

      病房里看起来干净整洁,费用应该不低。满眼的白色里,就只有庄周的身上还有点颜色,此时他正趴在窗边睡觉,衣服还是李白那件,连无意中沾染上的少量血迹都还在原处。

      这个s区还真是,只在特定的地方细心。

      李白直接摁响了护士铃,长按之间还夹杂着高频率的快戳,仿佛这个病房里的人就要不久于人世。

    “快把刘备给我叫过来。”

      刘备在护士站旁边的休息室刚刚看完一叠报纸,就看到护士小跑着过来叫他。

      他不慌不忙的站起身,叠好报纸放回原味,还对着护士台小护士的镜子整了整领带,他知道马上还会被扯乱,这只不过是他缓解紧张的一种方式。

      刘备一推门就直接被拉了进去,关门撂倒一气呵成,处于上位的首席哨兵浑身包围着蓝光,瞳孔映着若隐若现的红光,哨兵的威压向四处发散,压的他无法直视这个人。

      多可笑啊,他的能力可以使看到的东西和手边的东西置换,他曾以为这个能力无人能敌,可如今却连直视都没有办法做到,这就是绝对的实力差距。

      刘备努力的平复自己,让头脑冷静下来,不能被他牵着走,要先行说话。

      他的背后出了一层的冷汗,“怎…怎么了?”

   “你是和地区串通好的还是自己单干?”李白并不想顺着他,带有能力的钢笔又向前伸了伸,散发出的蓝光都要接触到刘备的脖子了,“不要撒谎。我看的出来。”

   “和地区。”刘备怕他以为自己不忠又赶紧补充,“不…不过!不止我们,女娲也是,不是针…针对你,这只是个意外。”

   “意外?”李白皱眉,“注意你的措辞,别把我当傻子。”

     难道一句意外就能解释这一小队的人命吗?李白在最开始就有些怀疑,尸体的存在只是为了让自己下意识将外面的脚步与之联系得出他们想要得出的结论。

   “你要相信我,原本是有更好的方法的,只不过女娲说‘要留出漏洞,表达诚意’。”刘备的语速飞快,脑袋飞速的过滤着可以交代的情报。

   “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

      刘备说的是不错,这件事的漏洞从细小的地方看简直乱成一团,从最开始尸体开始就是不明不白,再加上混乱的团队,以及甚至叫上当地的首席哨兵来救援。事后一想就能产生一堆的疑问。

   “他们呢?那消失的第一波人呢?”消失的两波人都是由c级的哨兵和向导组成,李白把脑袋翻了底朝天都找不到有女娲或者刘备提供相关资料,考虑到李白遇见那个小队的军用装备和低下的实战能力,八成就是被眼前这个人当做棋子用掉了。

    “……我觉得你这么问就应该可以猜到了。”

      李白敛下目光,泛着光的钢笔被他向下压,深深的插在刘备的脖子旁边。

    “不要猜测我的心思。”

      不过他最后还是无奈的把刘备放开了。

      刘备拿他做棋子借刀杀人,但是同时也被女娲当做棋子。他并不能反驳刘备。

     【女娲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你已经上了贼船,不论你到底有意无意,都是事已至此,别无选择。】

Tbc

云亮就真的真的只有一句话,我思考了一下大纲,发现后面应该就没有他们的戏份了。(๑˙ー˙๑)

【酒鱼】北斗 6


我从上周一就想着更的…结果有点卡。

顺便【涉及一句话云亮】在此预警

4

      工厂所在的地方本来就在城市的外围,李白追着路上细小缝隙中露出的观测灵很快就到了郊区。

      几天前下的雪还没有完全化掉,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图案。
贸然发起进攻并不是一个好主意,调高的视野已经能够看到所追逐人的身影,他自然的轻碰了一下庄周的嘴唇给予了刚刚工厂开洞的代价,让他把观测灵收回来。

      远处的人看起来很累,样子并不是很紧张,估计是以为追兵已经被甩掉了。

      李白不敢让庄周离自己太远,只好保持着公主抱的样子偷偷接近,精神体也早已被放了出来,比在旅馆的时候又小了一圈,一看就是被压制了体型,李白毕竟不是向导,无法做到精神暗示的程度,随手丢了一个精神屏障就放它迂回接近了。

      李白虽然已经能看见对面的人了,但是那是因为受到了哨兵精神力加成的视力,双方其实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对面却突然出现反应,其中一个人直接就拿起手枪扫了过来,其中一颗子弹甚至擦过了李白正躲藏着的树干。

      李白下意识的又搂紧了几分。

   “别动,也别放观测灵。”

     但是自己却探出头透过眼角的余光,发现对面的人.正在向这边搜索。

      对面是一个小队,三个男人将一个女人围起来放在中间。

     人数上的多少并不重要,最重要的他们4个人起码有百分之90的可能性是哨兵或者向导。

     这对带着完全没有过任何训练的doll的李白来说还是有些勉强的,他甚至怀疑,庄周是否能自主回避的伤害。

      坐等他们搜过来只能更糟,趁着他们还不清楚自己的具体位置发动奇袭赢面甚至更大些。

     也许是哨兵的天性在作祟,李白甚至能够感觉到一丝激动的战栗。他的精神体已经回复了原来半人高的大小绕到了后方准备发起突袭。

     他一边缓慢的将自己的感知调高,一边快速的适应着周围寒冷的空气。力量不断的积蓄在他的四肢,他已经不再使用眼睛观察对面的动向了,他们的脚步声已经能清晰的告知李白他们的距离。李白死死的盯着他藏身的树干,仿佛要把它盯下一层皮。突然轻吸一口气屏住,飞身跃起掰断一根树枝,在掷出的一瞬发动能力,细细的树枝蒙上一层蓝光直非向中心的女人,前方的人反应迅速,用身体扑开了她,树枝飞速的擦过前方的男人,在他的腰部留下了长长的血痕。

    左右两边的人手忙脚乱的就开始朝着李白扫射,却总是在他的脚步后,女人终于反应过来,果然不出李白所料——她是向导。在她的精神触手准备伸出之时,半人高的浅紫色狐狸从背后一下子把她扑倒咬住了她的精神触手,尖锐的疼痛刺激着她发出绝望的嘶吼,甚至影响到了周围的3个哨兵,李白的步子诡异又迅速,青色的拉塞尔诺普特放射光在雪地里脱出长长的尾巴,手起刀落,所有的遮挡物在他的能力之下都如同尘土,轻而易举的被分开。

      几乎在一瞬,外围的三个哨兵就被干掉了,女人还躺在地上,因为精神触手遭受到剧烈的创伤,已经进入了暂时性的休克。

      李白平复了下呼吸,拉住女人的衣领将她拖到树后,庄周乖巧的抱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注意到李白过来才扬起头看他,盯得李白有些不好意思,他挠挠脸,迟疑了一下还是直接亲了上去,能力所带来的接吻冲动逐渐消失,让他感觉舒适了许多,庄周的嘴唇颜色又浅又凉的让李白有些担心,他对照顾人很不拿手,他又用脑袋抵住庄周的额头,依旧是冰冰凉凉的也没有什么发热的迹象,正想要询问他的感觉,却注意到庄周的瞳孔突然微微的缩小,李白几乎是刹那间就反应过来,推着庄周向侧后方仰倒,猛的转身,小刀的白光几乎映在了他的眼睛里,李白硬生生的用小臂直接挡住了,尖利的刀子被施加了超乎一个女子的力量,一下子穿过衣服割进肉里,李白下意识的用右手掏出小刀进行反击,下手有一点重,那个女人用来格挡的手腕都被他整个切了下来。

       军用的匕首的出血量看着令人头皮发麻,李白难得受这么重的伤,他简易的用衣服包扎了一下,庄周的力气小的可怜,最后还是李白自己用牙齿绑好的,周围的冷空气逐渐的在顺着伤口侵入,满山的白色在损害着李白的视力——视野里开始出现明亮光斑,一切都不太妙,李白扶着树站了起来,与庄周交换了一个吻,总感觉比上次更凉了。

       “你冷吗?”

      小狐狸晃晃悠悠的蹭在庄周脚边,努力的为本体吸取些向导素来维持精神状态。庄周干脆把它抱了起来,看着李白微微的摇了摇头。

      【这个人看起来好像要摔倒了,我要扶住他。】

       可是却有人在抓着他的手。

      ‘你是人偶,人偶是不能动的。’幽幽的声音从背后穿来,是极其熟悉的,和他本人极为相像的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我是人偶?】

      ‘这是代价啊,你忘记了嘛?是为了保证你可以不痛苦的代价啊。’

      李白几乎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将庄周拦到怀里躲到了树后,他感知到了一个哨兵和一个向导。

      他肯定对面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位置,可是他只能拼一拼,不拼才是完全的没有希望。

      小狐狸飞速生长,将他们包围了起来,向天嘶吼了一声。

     远处的蓝发向导新奇的吹了声口哨,结果被身边的哨兵拦到了身后。

    “怕什么,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向导的精神触手强势而又富有技巧,李白的精神壁伴随着强烈的耳鸣被直接破开了一个小洞。

      清晰的的声音穿了过来。

     “你好啊,我是诸葛亮,你的支援到了。”

tbc

诸葛亮的设定是次席无能力向导。

【酒鱼】北斗 5

 

      第二天,刘备就真的如昨天说好的一样来接他们了。

      失踪的地点是在靠近郊区一个废弃工厂的背面,偏僻也没有监控。

      事件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星期了,虽然周围依旧拉着黄条,可是发现新线索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

      “这个厂子…”

      “已经废弃了好几年了,事件发生后也曾经进去勘察过,没发现什么,不过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再进去一次,钥匙我也专门带来了。”

      李白只好点点头,这个刘备做事周全的要命,虽然当地的配合对顺利完成任务非常有利,但他却总感觉束手束脚的,这个人对他判断的干扰性太强了。

       刘备熟练的打开工厂的大门,在前面引路。

    “别看我这样,我也是很认真的搜查过好多次这个工厂了。”他径直向深处走去,“我先带你们去后墙那里吧,那里与案发地点相邻。”

     “不,”李白思考了下,“随便走走吧。”

      他超过刘备超偏右的地方走去,庄周也小跑了两步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

    “这地方原来是干什么的?”

     “只是普通的化学品工厂用来研究信息素相关的药品,是属于这边大家族的地方。”

      “信息素?”

      “我知道你想说这是违法的,可是每个区总是需要这个东西不是吗?”刘备从口袋里翻找出了一个水果糖,剥开吃掉了,“也很给总部面子啦,总部派人下来之后不是就立马停掉了嘛。”

      李白没有接话,现如今s市的自主性如此之高,他们私下没有做什么小动作总部都得谢天谢地了,根本不会找以前的茬儿。

      进来查看工厂这件事,李白是真没指望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的,随便转转就行了,但是庄周却突然拉了下他的风衣下摆。

      出乎意料的自主活动吓了李白一跳,庄周依旧微微低着头,在李白看向他的时候用手微微指了下旁边的一个快要够到厂顶的金属罐。李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隐隐约约看得到一个人的轮廓斜躺在地上。

    “是尸体。”

      他一手拉住庄周,一手拦住刘备,随着视力的调高,尸体的样子逐渐的展现在李白的眼里,那是一个模样端正的男子,趴在金属罐后面的阴影里,在阴影里还有庄周的观测灵在探头探脑,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一动不动的人吧,观测灵有些好奇。

      李白制止了庄周的举动,他总是无法把doll当做木头做的人偶来看待,比起木头doll的存在在李白的眼中更像是一个小孩子,他们有着心脏和大脑只不过却不懂得如何使用。

      李白让庄周留在稍远的地方,自己用刀鞘戳戳了尸体,还处于僵硬的时期,死亡时间并不算早,大概在昨天下午到晚上的时期,也没有什么挣扎,只看得到血从他的身下流了出来。

      更多的他也没有办法再看出来了,毕竟他也不是专业的验尸官,刘备倒是没有着急着解释,反而是在打电话联系相关工作人员,听电话大概是准备叫个法医过来。

      声音比他平常的要稍微大一些,经过工厂空旷的反射更加响亮的传回来,让李白有些不适,他皱了皱眉头却突然从讲话声中听到了工厂后那个巷子里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庄周!”

      S市靠近北方,即使接近正午,但是在围墙边仍旧有窄窄的一圈影子,庄周也很快理解了李白的意思放出了观测灵,只是他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训练,将观测灵直接暴露在那些人的视线里。李白甚至听到了有人惊呼的声音。

      “……这…总之先观测。我去追。”

      “不太好吧,万一对面真的是那些人口贩子怎么办?”

      “没关系。支援到了就追上来。”他看了看刘备,一手拉过庄周,直接抱起来,用能力直接在墙上开了洞就追了出去。

        如果是以前的任务,李白肯定是不敢这么做的,对面人多,又身处暗处,可是李白听到了那声惊呼,到底是多不专业的杀手才会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随便发出声音。

         他不相信自己会输给这些人。

         李白是少见的拥有特殊能力的首席哨兵,同时拥有攻击性的能力和哨兵的身体能力,他相信自己的实力足够碾压门外汉,但是他却从没想到人这种生物是拥有潜力的。

tbc

这章没有要补充的。吧?

发布吧!文章!

【酒鱼】北斗 4

4

      旅馆看起来很高档,刘备已经提前订好了两间,李白想了想还是决定退掉一间。

      doll自己的生存能力太差了,昨晚李白将他自己放在房间里,结果第二天去看的时候,他就只是在原地直接躺下睡了一晚。

      时间还不算很晚,但是s市的天已经暗下来了,李白先把窗帘拉上,细细的听了下周围的声音,确定没有什么别的声音,就随手把空调打开了,室内的温度逐渐回升,他反转手腕把风衣内里的衬衫扣子解开了两个,然后又开始伺候着小祖宗doll脱掉外套,李白以前总听说有一只doll有多么多么的好,百依百顺,干什么都不会反抗,但他现在却并不这么觉得——哪里好了,感觉就像养了一个小皇帝。

      羽绒服的内里是李白的一件毛衣,并不厚,还因为体型差的问题又宽又大,裤子也是一样的不适合,庄周比李白低了将近一个头,足够把裤子边卷几圈了。

      他指挥着庄周坐在床上,又仗着自己哨兵的力气,讲电视机前的沙发直接移到了床边,盯着庄周的眼睛。

   “在开始任务之前,我还是有话要问的。毕竟,你也听到了,任务也是蛮危险的嘛。”

      他看了一眼庄周,并没有什么反应。

    “你的头发拥有触感嘛?”李白的调查报告其实里面有加上他自己说的猜测,他推测女娲已经通过能力看到了自己的报告内容,可是女娲没提他又不太确定。

      坚定的沉默。李白将资料放在沙发的另一边,刘备给的所谓资料也不过是一些现场的照片,所以照片连个人影都没有,只有些痕迹罢了。

      李白皱了皱眉,真是诸事不顺,什么都理不清楚。
他顺手挑了庄周的一缕头发,用指头掐了一下,又问到“疼嘛?”
这回倒是有了些许反应——他点了点头。

      这也难怪会暴走,刚才那一下前不着头皮,后不碰发尾,这都疼的话,那在检查时候修剪头发多难受啊,是该暴走暴走了。

    “观测灵有嘛?”李白伸直左手,一只灵活的小狐狸送他的身后跑到他的手臂上,“喏,和这个差不多的那种。”

      小狐狸就是李白的精神体了,不过由于是精神的产物对于非哨向的人来说是不可视又不可触摸的,所以当然也没有所谓的影子。

      于是,如泥状的观测灵是从李白胳膊下的影子里探出头的时候,李白吓得扔掉了自己的精神体。
     庄周的青色的头发发出了微微的亮光,如同流动的星河弯曲在床上,这是很奇怪的现象,因为一般的doll使用观测灵并没有所谓的代价,李白想这可能就是大乔总说‘能力者是失败的doll’①的原因。

      精神体的反应要相对的冷静些,它感受到了同类的出现,将观测灵视为了伙伴,轻巧的在半空中调整姿势落到了庄周的膝盖上,将自己团成了一团。

      以阴影为媒介的观测灵吗?应用范围也挺广的。

      看起来他本人能够有意识的使用观测灵,看起来还是有些用处的。
      李白因为本身因为没有绑定的向导,所以也算是和各种向导打过交道,现如今他总算找到平时出任务的感觉了。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李白看着毫无动静的doll只好又叹了口气,把庄周伺候进床里。

      自己却又研究了一会照片最后还是在沙发上将就了一夜。

      刘备倒是没那么多的闲情逸致,他在将李白送到旅馆后又开车去了自己经营的一个情报所。

      当然,情报所肯定不能将大名写在牌子上,刘备的情报所对外的称号是幽涿夜总会,现如今已经是当地最大的夜总会了。

      刘备灵活的穿行在疯狂的人群之中,一边还随手打发着时不时出现的拦路的醉汉,一看就是经常穿行于其中的人。

      他径直走上二楼,乘电梯到了顶层,走向尽头的房间,面上还是人畜无害的笑容。

      尽头的房间里,是一个小队。

    “明天就要开始行动了。”

      其中一个体型健壮的年轻人应声而起,“明白。”

   “具体的指示会在任务开始前告诉你们,”刘备指了指站立着的年轻人,“你先和我来一下。”

      年轻人是这个小队的首领,岁数不大,军姿端正,他迈着坚定的步伐跟随刘备走进走廊的暗处。

      刘备点上一根烟,看着它飘洒在空中,对于他来说S市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
①原句出自黑之契约者的ova


关于资料汇总

庄周     能力:观测灵【以阴影为媒介】
           代价:使用能力时头发会变长(原梗出自《夜樱四重奏》)
                  以及头发会产生痛感(原梗出自dmmd)
           哨向:向导

刘备      能力:未知
            哨向:哨兵

我又打了tag,我一直在纠结着不同的同是又很细微并且无伤大雅的东西,就很…(´ . .̫ . `)让人无语。
将就看喽,请慎重关注。

【酒鱼】北斗3


      和庄周一起被塞给李白的还有一个小任务。

      一般完成一个完整的任务需要3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普通的社会现象找出反常的地方,这一般是由塔安排各个地方监察组织发现,然后提交塔总部,接下来就是由塔排出基础的侦查哨兵,因为难度不大所以多由低级哨兵向导来进行,虽说李白以往都是负责执行的部分,他翻了翻女娲随手从桌子上扔过来的任务报告,上面被红色的印泥狠狠地打上了c级的标签。

     他即将成为第一个执行c级任务的首席哨兵,真是令人愉悦……个鬼。

      李白回忆起女娲临走前的笑容,‘利用这个任务好好的促进感情哦——既然感情不好。’

       果然和那个女人说的话越少越好,仗着自己的能力总是给别人下套。

       S区是在全国也很独特的区域,监管它的监察机构拥有着极大的独立性。

      各区的监察机构负责人为了保障其忠诚,总是会由中央挑选,而被派来负责Z区的首席哨兵不到一个月就和当地世家大族的小向导结合,传闻还异常听话。现如今监察机构里,高居重要职位的已经有大半被替换成了当地家族内的人。

      刘备就是其中一个,这次也由他来负责人物的接洽。

      处于北方的S市终年都积着雪,今天也是普通的一天,风大的好像能把人都吹起来。

      李白本身对照顾人并不擅长,哨兵虽然对外界刺激感应敏感,但是由于其强健的体格,他对寒冷并没有那么大的感觉。

      他瞟了一眼身边doll,因为出发紧急,于是李白只好把他多年不穿的巨大羽绒服扒了出来,为了护住庄周的宝贝头发,还把它们尽数塞进了外套里,这看起来很不舒服,但是在李白问他的时候,却只能看到庄周如海的青色瞳色。

      他叹口气,果然对于doll他就是没有办法。

      刘备呵了一口白气,他经常被人说没有哨兵的样子,一点都不强势,说到底他虽然坐在首席的位置上,体质上却顶多算个次席。
他迎上刚下车的两人。

   “车已经备好了,我是负责任务接头的刘备。”

      刘备在待人接物的方面还是很有一手的,起码李白感觉上还是蛮痛快的,一路上有问必答,回话也很果断。

      据他说,这个任务虽然是个c级,但是已经有2波人都栽到了这上面。

      2波一共6个人,都是由上面派下来的,任务也很简单,就是探探s区这边的一个私运向导组织的实力,当然这也不是让他们亲身试探,就是想让他们打探下对面哨兵和向导的大致人数。

     “唉,本来就是个小任务,可是你知道的,上面对有关私贩向导总是特别重视,s市更是重点监视对象,原本我们派人摸到据点一窝端掉就好了,可上面非要合作,派下来一波人打着合作的旗号来监视我们,结果,原本负责先行打探消息这一波人的突然失踪,又派来的
第二波也是一样的结果,这任务就这么卡在这里了。”

      S区一直是都是上面的重点“照顾”对象。原本每个区都要由中央派发一名委员来进行必要的监视,可是被派到s区的这位,刚来1个月就被当地的小向导治得服服帖帖,等到报到上面去连最终结合都完成了。

      上面撤回又不是,再派又没有理由,这s区就这么暂且放任着,却从来没有放弃过,还是一有机会就塞人过来看看。

      现在李白是第三波了。

     “失踪?”

     “对,被派下来的人都在执行任务的途中失踪了。”

     “被灭口了?”

     “不清楚,并没有发现尸体。”刘备说着从副驾驶拿过一个资料袋,递到后排,“这里面有推测失踪地点的照片,今天我先送你们到旅馆去,明天如果你们想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现场附近看看。”


不想打tag哦(´-ι_-`),等我写完再…打吧,我觉得这样比较好Õ_Õ

我要更新了,明天上午吧
给自己找个借口发条动态( ͡° ͜ʖ ͡°)✧

【酒鱼】北斗2

剧情剧情,没什么实质内容…
写着写着就拖了这么多字

2

       传说中美杜莎的爆发来的令人措手不及。

       前一秒李白还靠在外层玻璃上等待最后的交接,下一秒就感觉精神遭遇了一波冲击,长年训练让他下意识的蹲下身子,但那股力量又转而将他向中心吸了过去,李白想先抓住点什么来稳住身体,却猛然意识到着力量并不是直接作用于身体的,他不可思议的盯着自己的手,有一层蓝色的类似于观测灵的东西正在被逐渐从他的身体里拉出。

       他强迫自己站起,视线由于被强大的能量吸引而被拉扯的模模糊糊,刺耳的警报声被成倍放大毫无阻拦的进入哨兵耳膜引起了持续性的头疼,危险预警的红灯不停的闪烁使能见的范围又小了许多。

      李白的手已经摸上了武器,他的能力本来就比较适应近身格斗,再加上又是基地,全身的武器就只有一个随身的挂饰小刀,他尝试着发动能力,却产生了一种控制错位的感觉。

      他看向站在事件中心的doll,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他,冲他微微一笑。

       下一秒,浓稠的液体就从走廊倒灌进来,包裹了整个房间。温和的精神力量冲刷过在场人的精神领域,使紧绷的抑制瞬间放松,李白的意识也被带着逐渐的远离。

       “你看上的人真带劲儿。”这是韩信对这次事件总结。

       韩信作为一个非能力者顶级哨兵,对他造成伤害的不是所谓美杜莎的暴走,而是刺耳的警报——他的耳朵当场就出血了,现在只好和李白一起待在医务室里检查。

      “…到底发生什么了?”李白刚刚醒过来,扶着头坐了起来。

     “你看上的小人偶暴走了,被大乔强硬的压了下来,现在被带到中心的研究室了。”刘邦没有在波及的范围内,所以对事件的了解还是比较多的。
研究室位于整个总部圈型结构的中央,被层层的写字楼包围了起来。

        大乔就住在那里,她有着世界唯一的非生物精神向导——水——无处不在,无处不能侵入。

      “都说了不是了,你们能不能把人偶的前缀去掉?”刘邦简直和韩信一个德行,他没有参加行动连李白做过什么都不知道,就开始跟着韩信鬼扯。

     “是是是,我的错,我改,是你看上的人偶,一点都不小。”

        不!岂止一个德行,甚至更甚,简直无法沟通。

        最后的检查结果当然是没什么,哨兵本身对于伤口的治愈能力就非常的强大,韩信还被叮嘱了听力要调节在普通范围以下,李白更是什么事都没有。
      
       他甚至在临走前偷偷用钢笔削下了桌子角,以此来自我检查能力的使用。
    
       毫无滞涩的感觉。

       李白并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些,他只仅仅把这个事件仅仅作为了一个小小的插曲,追责也并没有到他的身上但依旧需要上交一份书面说明用以交代情况。

       一般情况下,只需要要交到领取任务的地方,就会有人上交上去,可这次,却通知他交到中心的高层管理部去。

       等到他磨蹭蹭的去交说明的时候,已经是规定的最后上交期限了。

       李白作为负责行动的哨兵,很少来到这个属于管理层的地方,前台的接待很明显就接到过通知,一说明来意变当即带他上了楼。

       李白并不是第一次见女娲,可这并不是他可以放松的理由。

      女娲和以前不一样,她并不在办公桌前好好的工作,而是在旁边的内间摆弄着那个来历不明的doll的头发。

       接待的小姐帮忙敲了门后就自动退了出去。

     “啊!你来了啊,”她一下子松了手,原本被聚起的头发一下子散开,“今天刚好是截止日期呢?”

     “哦,说明我放在这里,我有急事就先走了。”李白迫切的离开这里,但是这点情况也早就在女娲的预知之中。
 
         “好呀,记得把他也顺便带走。”

        “哈?为什么?我不需要。”

         “没什么,你不是有急事吗?带上他我就不留你了。”女娲的眼睛被印着帝国标志的黑布遮住,只能看见她微笑的嘴线。

        “请求说明。”

       “嗯……”她进行了良久了思考,“你们看起来关系很好。”

    “不用看起来了,我们关系并不好。”

    “别撒娇了哦,这是命令呦。”

       女娲扭过头,仿佛透过那层黑布盯着他,一瞬的沉默后却又突然笑了起来,“组队的档案在昨天刚刚生效,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嘛。”

    “我…”

      李白与张良在走廊里擦肩而过,转入了女娲的办公室。

     “这是昨日大乔的例行报告。”他把一叠纸放在桌子上,抿了抿嘴又说,“庄周他…不用做什么防护措施吗?”

     “没关系的啊,李白的报告里已经差不多推出了暴走的原因。”

     “可是…”

     女娲伸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你应该知道的,我虽然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却失去了能够看见前路的双眼,我一直都待在原地等待着命运的降临,可是现在,我却感觉到了,或许我能预见命运这本身就是命运的安排,如今的我也必须站在命运的棋盘上。”

tbc

女娲
能力:预知
哨向:无
代价:失明

大乔
能力:无
哨向:向导
(虽然有号称拥有最强大的精神领域和向导,但人只能活动在特定的液体里)

渡边信一郎的先行动画《银翼杀手2022》贼好看,安利

必须得发点什么逼迫下自己…不然我大概永远都写不完一篇文章……
其实啊,我的梦想啊,是能有一个大大,在看我的脑洞后,产生什么共鸣。
“哇!这个脑洞好棒哦,我可以借来写嘛!”
“可以可以可以可以。”重要的事要说3+1遍。